“那這邊打傷白韻小姐的洛明珠,怎麼處理?”經紀人晶姐低低的開口。

一想到洛明珠,白韻就咬牙切齒的恨不得把她撕成兩半,但是說出口的話還是無私大度的溫婉,“算了越川,我和明珠都是一個組合裡的成員,她應該不是故意的,我們就原諒她一次吧。”

她和祁越川交往了也有半年了,知道他喜歡什麼樣的女生,善良美好的女人纔有資格做祁家的當家主母。

她越這麼說,張超越就坐不住了,趕緊就上前替白韻打抱不平,“白韻你就是太善良了,早上洛明珠明明就是故意的,那個女人太惡毒了。”向來直言不諱的張超越,其實也不傻,她知道處處幫白韻說話是冇有錯的。

祁越川挑眉,嗓音輕淡,“早上發生什麼事了嗎?”

還在他懷裡假裝哽咽的白韻,聽到祁越川這樣問,心裡咯噔了一下。

他向來是站在自己這邊的,從來不去問緣由。

隻會無條件的霸道強勢的護著她。

白韻把頭探了出來,眯著眼睛看向祁越川,心虛的擠出善解人意的微笑,“越川不要問了,我沒關係的,我相信洛明珠不是故意的,你就不要在追究了。”

“好。”祁越川安慰的把懷裡的白韻摟的更緊,似乎是真的被白韻的善良感動了。

白韻差點嚇得,舌頭都閃掉了,她不敢相信這次祁越川真的就平息了怒火不再追究,垂下的眼眸裡多了一份陰冷一閃而過。

從醫院出來的時候,祁越川的眸裡多了幾分倦怠。

白色襯衫的袖口固定在手肘,露出纖細修長的半截胳膊。

慵懶的搭在法拉利的車窗上,手腕隨意的垂著。

另一隻手腕漫不經心的扶著方向盤。

忽然,手機鈴聲響起。

“說。”祁越川接到白韻經紀人晶姐的電話,擰緊眉。

晶姐聽得出來祁少語氣裡的不悅,小心翼翼的詢問,“祁少,明天和西方衛視談好的演出節目,現在白韻小姐這樣,要不要聯絡節目組取消。”

“那就取消。”精緻眉眼涼薄,語氣又輕又慢,忽然腦海裡閃現那個女人倔強憎恨的表情,“還是正常參加,其他幾個成員也可以去的。”

“額。”雖然不明白祁少的態度轉變如此之快,還是恭敬的回答,“好的,我現在就安排。”

······

翌日清晨~

還在睡夢中的洛明珠,便接到了經紀人晶姐的電話。

滿眼的詫異,她們一個女團是共用一個經紀人的,但是她向來高傲幾乎隻負責白韻一個人的行程安排,她們其他幾個成員連個助理都冇有的。

因為洛明珠軟弱的性格,無論是在片場還是宿舍都還要伺候如女王般的白韻的,小到端茶遞水,大到生活起居,完全就是白韻的專職助理。

才換來一些劇裡的群演,甚至有時候連個台詞都冇有。

洛明珠挑眉,不疾不徐的開口,“飛機票報銷嗎?”也不是她故意想拿個架子,主要是時間緊迫,她趕火車去肯定是來不及了。

經紀人晶姐:“......”這女人估計那天晚上是被王導把腦子給嚇壞了。

等不到她肯定的回答,洛明珠不死心的繼續追問道,“晶姐,飛機票可以報銷嗎?”

“可以的。”晶姐是知道洛明珠家庭情況的,懶得和她囉嗦,也是出於是她安排洛明珠去陪王導的愧疚吧,冷冷的答應了。

由於是公司報銷的緣故,洛明珠大手一揮買了個頭等艙。

乖巧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還在心中不由的感歎世界的發展進步。

就見有男有女的幾個人一起走進了頭等艙。

洛明珠抬眸,被一個一頭銀髮的少年氣場給震懾住了。

逆著光,五官顛倒眾生。

即使穿的是很普通的t恤長褲,都高貴的仿若漫畫裡走出來的清冷王子,眼下泛著淡淡的邪紅,皮膚白皙到洛明珠一個女生都自愧不如。燈光下纖細漂亮的天鵝頸,血管都可以看清。

莫名其妙的,洛明珠不自覺的舔了舔唇,男人的脖頸對她有種致命的誘惑。

從古至今,洛明珠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男人,不是簡簡單單英俊帥氣可以形容的。

他好像也注意到洛明珠這邊炙熱的目光,往這邊看了一眼。

一向對男人手到擒來的洛明珠,竟然慌張的把眉眼垂了下來,就這樣錯過了男人眼底不動聲色閃過的一抹光澤。

‘她怎麼會在這。’蕭薄眯了眯眼,確定了就是那天晚上裹著被子問他借錢的女明星,不禁有些驚喜。

等她恍惚過後再抬眼,一行人已經坐到後麵的位置上去了。

洛明珠頻頻的把頭往後麵張望,在心底咆哮,‘你可是洛都帝國最尊貴的長公主啊,怎麼可以這麼慫。’

不過這個男人,精緻的像一個瓷娃娃,銀色的髮絲多了份嫵媚妖嬈,可是刀刻般堅毅的下頜骨又不失男人的剛,看起來一點也不娘炮,像是一個神眀降臨大地,是爾等凡人不能褻瀆的。

頭等艙也有其他的人,幾乎每一個人看到蕭薄都發出感歎——世間怎麼會有如此出塵脫俗的男人,他一定是女媧娘孃的炫技之作吧。

很快就很多人認出了他。

“快看唉,是頂流影帝蕭薄唉。”

“真的是他嘛,怎麼可能,我不敢相信。”

“好幸運啊。好想找他要簽名。我是他粉絲唉。”

“......”

因為是在飛機上的緣故,幾個女生都比較剋製,洛明珠完全可以理解她們激動到把手臂都掐紅的了情緒。

“蕭薄。”洛明珠驚豔之餘,嘴裡嘟嘟囔囔的反覆叫著他的名字。

拿起手機,就開始百度搜尋。

不搜不知道,一搜他的百度介紹,瞳孔就驚的放大了一百倍。

才二十四歲,中外的影視大獎都拿了一個遍。

十八歲就出演了一部由著名導演製作的電影,哪怕就十幾分鐘的鏡頭就貢獻了一眾老戲骨的演技。

被譽為史上最有天賦的演員之一。

而且,十三歲的時候就代表國家去國外參加少兒組街舞大賽。